大学生假期打工 留神脚下陷阱刘伯温

时间:2020-01-24

  “听话、价低、不用上保险”,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青睐聘用这样的“三好”学生做兼职,看似“优厚”的待遇也吸引了不少津门学子加入。今年寒假学生兼职情况如何?学生的兼职生存状况又是怎么样的?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天津大学、天津财经大学、天津科技大学、天津工业大学等本市多所高校,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近年来,假期兼职已成为时下不少大学生的假期“打开方式”。但今年与往年相比,则有些许不同。

  1月20日,当记者来到天津大学勤工助学管理办公室时,这里远没有想象中热闹。学工部教师王作金向记者介绍:“今年到这里报名做寒假兼职的学生一共才40人,比去年少了不少,可能跟搬了新校区、天气又比较冷有一定关系。”从报名单上看,教育类21人,服务类10人,技术类5人,业务类4人。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仅天津大学寒假兼职学生数量较去年有所下降,天津科技大学的一项微调查也显示,今年寒假只有10%左右的学生有打工意向,比去年少了约两成。

  想赚钱买东西、想增加社会阅历、想积累工作经验……根据天津大学学工部的一份调查显示,学生兼职目的基本分为两大类:锻炼和赚钱。在记者对9名学生的随机电线名学生提到打工初衷是希望多接触社会,锻炼自己的与人交往能力与适应能力,3名学生表示希望自己多赚点儿零花钱。

  大二男生赵新告诉记者,自己读的是计算机专业,但是以后想从事营销类工作,所以觉得应该尽早找相关工作学习锻炼,为入社会转行做准备。而他的同学小韩则是典型的“理工男”,回答极其简洁,“我不太会说话,跟着赵新出来练练。”

  相比以往,如今学生赚钱的第一要务已经不是“为交学费或寄回家而攒钱”,更多是想多赚点儿零花钱自己花。“自己赚的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受爸妈约束。”大三女生刘世宁霸气地告诉记者,“前一阵我手机丢了都没告诉爸妈,用自己赚的钱买了部6S。”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本市在校大学生假期兼职主要分布在教育类、服务类、技术类等几大领域,其中教育类兼职学生人数最多。

  兼职待遇从每小时30元到每小时100元不等,平均待遇为每小时40元,其中艺术类、体育类的教育服务待遇最高。技术类、业务类的兼职待遇相对较高,按周薪、月薪或工作完成量计算,待遇在100元到200元一天。“很多技术类兼职工作因为与学生们的专业相关,最为抢手。”王作金老师解释道。而基本的服务类兼职待遇则从每小时15元到25元不等,虽然待遇不高,但因其时间灵活、门槛低的特性,也吸引了不少学生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本市在校学生从事教育服务类兼职人数最多,约占假期兼职学生总数的一半。

  虽然记者在走访中碰到的寻找兼职学生并不多,但基本每一位有过兼职经历或寻找过兼职的学生都向记者表示,自己碰到过骗子,或直接被骗过钱。一位来自天津财经大学的大二男生告诉记者,他们宿舍4个人,有2个学生在不同地方被骗过押金。据天津九零同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学生遇到最多的兼职陷阱就是被“骗押金”。

  此外,不少学生在回答记者“如果遇到拖欠工资等侵权现象,要如何维权”的问题时,都采取了类似“人身没有受到伤害就算了,吃一堑长一智”的消极态度。

  在学生兼职市场一直处于无规范“裸奔”的情况下,兼职学生在做好兼职的同时,还要跟各种中介机构、企业老板斗智斗勇,否则一不留神就会掉入“打工陷阱”中,“拿兼职的钱,干全职的活,操老板的心”成为不少兼职学生的打工现状。

  学生兼职打工遇到的骗局有很多,但归根结底大多是为骗钱。“其实去之前我很警觉,一直告诉自己只要让交钱就立刻走,结果还是被忽悠了。”来自津城某高校的大二女生小李告诉记者,实在没想到,自己会被同一伙人接连骗了两次。

  小李是从某生活服务平台上看到的招聘信息:文化公司招礼仪模特,身高165cm以上,每场活动2小时到4小时,工资200元到400元不等,日结。“当时就觉得活不累,钱还挺多。”小李说,因为这样的贪心,所以她即使存疑也还是想去看看。

  “公司在时代奥城的一个写字楼里,一到那层就看到一堆女孩在外面等着。”小李说,虽然房子很小,但看到那么多人一起排队,就觉得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排到我的时候面试官特痛快,直接说你没问题,看协议吧,如果觉得协议也没问题就可以签字了,然后交押金等待安排工作。”小李告诉记者,协议里写着需要交400元押金,但如果在一个月内没有无故不到、迟到的情况,顺利完成工作,押金就会退回。“我当时问面试的人了,如果他们没有给我介绍成工作算谁的责任,她直接说算他们的责任,押金肯定会退。”结果小李便交了400元钱。

  “转天就有人联系我,让我去梅江一个别墅里找一个人。”小李说,她本来觉得这么快就联系她,应该不是骗子,但让去别墅里找人,她又瞬间警觉起来,便找了朋友一同前往。“我们到那一看是个摄影机构,里面设备还不少,看着挺专业的。”工作人员清楚地告诉小李,她需要交150元钱拍几张“专业照片”,以后工作需要,并且这笔钱是不退还的。

  “我想人家跟我说得这么清楚,照片也确实有用,我就更相信她们了,又交了150元钱。”令小李没想到的是,这次之后,再也没有“工作人员”主动联系过她。“我看一个星期没有人联系我,便主动打过去争取工作,第一次告诉我没有合适的,耐心等通知,第二次好不容易告诉我可以去面试一个工作,结果过后又说人家看我照片觉得不合适,所以又没成。”小李说,一来二去她没有耐心了,便找到公司,希望退还400元押金,但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她没有在指定时间内完成好工作,所以押金最多只退100元。”而当小李表示,想拿回自己在公司拍的“专业照片”电子版时,工作人员则告诉她那是“属于公司的”,如果想要,得额外再交100元钱。

  如果说“骗子中介”是为骗取学生钱财,那么有一些“正规”企业则是希望“最大限度使用廉价劳动力”,让学生“只干活不拿钱”。

  来自天津工业大学的大三学生小迟就曾遇到过这样的黑心企业。“去年我找了一份暑期工,在一家咖啡馆干服务员,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每周休息一天,一个月4000元。”小迟告诉记者,本来觉得这份工作环境不错,管两餐,工资也不低,但干起来才发现,这只是理论上的工作时间及内容,实际上“没有一天晚上在11点之前下过班”。

  “正式上班后老板告诉我,首先5天试用期,没过试用期离开没有工资,工作虽然是前厅服务,但前厅清洁、吧台清洁、后厨清洁甚至洗手间清洁都需要做。”小迟说,他多做点无所谓,但每天到家都12点多了,不仅工作时间加长,还连累妈妈陪他一起熬夜。为此,小迟跟老板反映过,但老板安慰小迟“店里活多,只能委屈他多干点,肯定不会亏待他。”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小迟却未领到事先谈好的4000元工资。“我的暑期工就一个月,最后一天干完我问老板要工资,老板说他们店有规定,当月工资下个月15日发,我没办法只好先回去等。”令小迟气愤的是,15天后,工资还未到账,老板先推说是忘了,后来又说转天给他。最后,小迟终于要来了工资,但却只有3500元,当小迟找老板时,该店老板则表示,小迟第一周试用期表现不好,扣除了“表现不好的部分”。

  在众多骗子机构中,有一种骗子愈发狡猾,他们包装出一个个看似无害的“外壳工作”,甚至骗过学校,明目张胆通过学校招聘学生。

  一位高校学工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上个月一家号称招聘送件员的公司就在学校眼皮底下蒙混过关。“一个黑衣人拿着一张注册地为天津市红桥区小西关青年路号的营业执照联系学校,要招聘20个兼职学生,负责送达一些文件以及手机等小件货物,要求踏实守时,交流能力强,并带上自己身份证。”这位负责老师说,当时申请资料都比较正常,而且待遇也不低,两小时50元,所以不少学生应聘,但工作第一天,一些学生就发现了问题。

  其中一名学生告诉记者,雇主比约定时间晚到一小时,然后直接把他们带到了滨江万丽酒店17层,并在楼梯间里给他们安排了任务。“他从包里掏出两部苹果手机,让我们去苹果售后服务柜台,不取号直接插队,把手机交给工作人员,以我们的名义修手机。”这名学生说,他们按雇主说的,填写了自己的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后,从苹果店出来后,雇主就每个人给他们结了50元钱。“从进去到出来也就半小时,当时就觉得奇怪,而且我看到他包里还有好多部苹果手机,所以就告诉了学校。”

  校方通过学生讲述的情况分析,这很可能是一个销赃团伙。因为一些苹果手机丢失后会锁死,只能到售后部门才能解锁。一些不法分子就以招募兼职的方法,骗取学生用他们的身份信息去售后部门解锁,为他们完成一个“销赃”步骤。

  除了“明目张胆”的骗财骗力,如今骗子们也逐渐“含蓄”,打着“朋友的朋友招兼职实习生”的旗号,诱骗学生信息,进而骗取学生钱财。

  津城某高校学生陈柏就收到过这样一个好友邀请,说“朋友的同学招兼职实习生”。对方给陈柏发来一张简历表,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号码、银行卡号等多项重要个人信息。随后对方通过平台发送了一条短信给陈柏,“说是一会儿银行会发送一条验证码到我手机上,为确定银行卡号信息正确,需要我将验证码告知公司,以便确认是该银行卡本人。”陈柏告诉记者,他当时没有多想,直接就把收到的“验证码”给对方发送了过去。结果没过几分钟,陈柏便收到一条信息,提示他银行卡里的800多元钱被转走了。

  夜深人静,晚上出行的危险性本来就有所提升,而在外留宿,则会出现更多不确定因素。例如留宿地是否安全,同宿人员是否可靠,这些都无法掌握。此外,由于学生和学校对临时兼职地点及人员的不熟悉,一旦出现问题,很难及时采取救援。

  比如酒吧、KTV、舞厅、夜总会等这样的工作不能去。学生虽然生存在学校这个“小社会”中,但毕竟环境相对简单。而社会则不同,尤其是酒吧、KTV、舞厅、夜总会等地,与学校完全是两个世界。这些地方看似五光十色、新鲜刺激,实则诱惑大、骗局多、危险性高,不经世事的学生容易被利用、误导、甚至受到伤害。

  老弱病残是一个特殊群体,不仅需要人照顾生活起居,更需要具有一定医学常识的护理。一般学生既没有护理特殊群体的经验,也没有经过相关培训,遇到突发状况,不知如何处理。而13岁以下的幼儿青少年同样是需要精心照顾的群体,再加上其本身好动等特性,不可控因素很多。

  比如在建筑工地施工搬砖、在娱乐场所做清洁工等之类,这些工作虽然辛苦,但由于没有门槛,不需要任何经验及承诺日结工资,也吸引了不少学生选择。但一些需要“重劳力”的工作可能不仅仅需要劳力,还可能有一定的危险性。

  一些企业如果本身开出待遇过低、或是“低工资高提成”模式,通常很难保证基本工资。而学生日常都是在学校里学习生活,并未从事过高强度的工作,突然的高强度工作不一定能适应,所以开始兼职,一天8小时以下工作为宜。

  这样的工作最好与同去的同学共同讨论或与兼职负责人商量后再做决定。一次性需求人数过多的岗位实行的是人海战术,容易碰到“传销”等陷阱。而如果兼职待遇非常好,则有可能是中介以高薪忽悠学生,进而骗取中介费,也有可能是工作本身涉及一些“违法”行为,要小心谨慎识别。

  人口密集区本身比其他地段事故高发,在人口密集区从事一些工作比其他区域更容易出现问题。兼职学生大多并未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务合同,一旦出现意外伤害等事故,自身权益保障难度大。

  去本市之外的地方兼职,不可控因素将更多。从兼职公司本身是否可靠、到兼职驻地是否安全、再到兼职工资是否有保障……如果出现问题,异地会带来更大求助难度。

  很多不法分子会打着“合法外壳”招聘学生兼职,诱骗学生做一些违法的事,例如传播不良信息,学生本身开始不知情,但慢慢可能会发现问题。这种情况一旦学生发现问题还继续参与其中,可能会形成共同犯罪。

  根据1995年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第12条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因此,在校学生勤工助学活动不视为就业,其也就不是劳动法中所定义的劳动者,不适用劳动法。

  但这并不意味着学生的权益完全没有法律保障。因为学生在用工单位打工,即建立了事实上的劳务合同关系,其可以适用合同法中的相关规定来要求用工单位支付报酬,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学生到中介公司找兼职工作时,应注意中介公司的营业执照和职业介绍许可证是否齐全,是否公示详细的收费标准和监督电话。在委托中介介绍工作时,应与中介公司签订《职业介绍协议书》,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并且在交费时向对方索要收据及发票。

  同时,任何用人单位在招工时都不能向求职者收取押金等费用,如果遇到对方收钱等情况,要及时问清楚这笔钱到底是什么费用,不合理的坚决不交。

  学生最好与用人单位签订一份书面用工协议,对工作时间和期限、工作内容、劳动报酬及其支付方式、伤害赔偿、劳动条件等进行约定,避免用人单位恶意少发工资、扣发工资或者增加劳动强度。

  如果用人单位不肯签订书面用工协议,学生也要在对上述内容进行约定时,将谈话内容录下来,一旦发生纠纷,有证实自己说法的证据。同时,结束用工时,学生可以要求用工单位就拟发放的工资书写一份欠条。此外,在打工期间,学生也应当注意留存自己为用工单位提供劳务的相关证据,在发生纠纷时能够提供证据证明。

  如遇到用工单位违法克扣工资情况,学生可以和用工单位协商,协商过程中通过录音来留存证据。一旦无法协商解决,学生可以直接向用工单位所在地提起诉讼,通过诉讼方式解决。

  如果学生在兼职期间,由于设备操作不当等原因致使自己受到伤害,则应由用工单位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学生在兼职期间被他人侵害,那么学生可选择由工作单位承担赔偿责任,或要求对自己直接侵权的人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学生在兼职期间,因自己的行为致使他人受到伤害,那么可由所在单位对受伤害人承担赔偿责任。

  传销团伙的伎俩说到底就是以高工资、高提成、高待遇作为诱饵,利用学生急功近利的心理,引诱学生上钩。在校学生兼职打工时不应轻信他人,许多传销团伙都以朋友、同学、网友等名义拉人下水。此外,学生还应学会逃离技巧。一旦发现情况不对,一定要果断、及时离开,刘伯温,选择人员比较多的公共场所寻求帮助,如果被困也要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向外界传递信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心水图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香港数码挂牌| www.41ok.com| 香港马会开奖挂牌| 群英会今天开奖结果| www.414118.com| 香港赛马会排位表| 六合宝典| 挂牌玄机生肖彩图| 摇钱树中特网| 神鹰心水主论坛|